Friday, 30 December 2016

大棋局:人民幣二律背反(蘋果日報 Mr. Tregunter 2016.12.29)


SDR五大貨幣之中,只有人民幣係集中以他國貨幣作為自己嘅發行基礎。人民幣要獨步江湖,將來必定要去美元化;但人民幣背後一旦冇美元支持,人哋就驚佢變廁紙。想自己揸fit又要人哋唔驚自己變廁紙,明年就係人民幣改革第一個關鍵期。
由於人民幣係行結滙制,中國收幾多外滙番嚟就印幾多人民幣。外滙佔款同基礎貨幣之間嘅比率,係睇人民幣嘅含美元量。用一個簡單講法,過去中國收1蚊美元番嚟,印6蚊人民幣;如果將來收5毫美元番嚟,照樣印6蚊人民幣,市場對人民幣滙價會點睇?

外滙佔款同基礎貨幣之間嘅比率越高,代表每1蚊人民幣含美元量越高,理論上人民幣滙價就會硬淨。1995年呢個比率約30%,2002年50%,2012年120%,2014年90%,2016年75%。可以見到呢個比率同人民幣滙價走勢亦步亦趨,比率高,人民幣升;比率跌,人民幣跌。
面對大美元時代,加上國內經濟走下坡,內地走資嚴重。若中國死守人民幣嘅美元含量,外滙流失時減少投放基礎貨幣,中國會出現通縮,無疑等同對下滑緊嘅經濟踩多腳。想外滙流失時靜靜雞加大印銀紙,人哋就賭你人民幣會大跌。

可以預期現時中國想控制人民幣每年貶值唔超過5%。條數係咁計,借人民幣嚟沽然後揸美元,如果有肉食個個都想做,將會加劇貶值壓力。控制每年貶值速度5%內,呢套carry trade冇乜肉食,貶值壓力會較細。但唔畀人做carry trade,國際化速度會減慢。
康德提出嘅二律背反,係指兩個各自都睇落似層層嘅命題,並存又矛盾。例如世界上所有嘢都單獨存在;所有嘢都係組合而來。人民幣要爭入國際貨幣前列,最終無法以美元作為發行基礎;人民幣要去美元化,仲有幾多人信人民幣?明年就係呢個改革嘅第一個關鍵年。

Mr. Treg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