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6 December 2016

大棋局:歐洲問題陸續有來(蘋果日報 Mr. Tregunter 2016.12.06)


意大利憲法改革公投及奧地利總統選舉結果已出爐,前者被否決,後者由左翼參選人范德貝倫勝出。意大利問題較重要,先用一段話簡括意大利政治制度。
意大利係兩院制,參議院同眾議院權力均等,所以出現一個情況,就係參眾兩院長期講唔掂數。由1945年開始,意大利已經換咗60屆政府,幾乎係一年換一次。今次憲法改革重點只有一個,就係削參議院嘅權,令政府運作可以更暢順。
今次公投反映民眾對呢個政府嘅厭惡度有幾高,舉例,如果女友成日哦你,即係仍想你改;如果有日開始唔哦,其實已費事理你。所以今次公投其實係彰顯民眾仲想唔想呢個政府改一改做落去,結果否決,即係話你都唔使改,唔該自己執包袱。總理倫齊好明白,已宣佈辭職。公投被否決衍生嘅問題係銀行爛賬點搞,意大利銀行有3,600億歐元壞賬,佔成個歐元區33%。倫齊辭職後政府進入真空狀態,籌組臨時聯合政府唔易,搞得成咪又一樣講唔掂數。政局不穩,投資人就怯。

全球最古老嘅西雅那銀行亦係意大利第三大銀行。原本公投後要同摩根大通、米蘭投行傾融資計劃,執筆時可能仲傾緊,若因公投否決傾唔掂,《華爾街日報》認為問題會快速擴散。
意大利公投只係頭盤,如無意外意大利會提前選舉,右翼政黨五星運動已講明若上台會搞脫歐;跟住輪到法國,已經唔係左定右嘅問題,而將會係右翼還是極右翼上台嘅問題。
現代貨幣系統背後係債務,爭人錢最好係唔使還。當越欠越多,原本銀紙價值應該下跌。要保持不跌,一係將銀紙同有價值嘅嘢結合,如70年代美元同石油結合;一係他國貨幣更衰,本國貨幣存在即合理。美元強唔係相信特朗普重振雄風,而係預期其他國家更麻煩。

Mr. Treg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