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October 2016

大棋局:中國審判日(三)(蘋果日報 Mr. Tregunter 2016.10.18)


所謂滙率,最簡單嘅理解方法,就係參考賭場點樣兌籌碼。原本100蚊現金可換100蚊籌碼,賭場突然話要120蚊籌碼先可以兌100蚊現金,揸住成手籌碼嘅人等於被充公16.7%現金。充公嘅錢去咗邊到?當然係落賭場個袋。
中國出盡飲奶之力推人民幣入SDR,就係為咗食呢口大茶飯。1973年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全球貨幣系統進入以美元為本嘅無錨貨幣時代。每一次美元大貶等於充公你手上籌碼,每一次美元大升則係夠鐘剪羊毛,正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2016年乃大美元時代之濫觴,面對即將來襲的衝擊,中國原本嘅如意算盤係,加入SDR後人民幣滙價硬淨,資產價亦可保持不跌。條數係咁計,全球外滙儲備11萬億美元,當中美元佔65%,歐元20%,英、日各4%,澳、加各2%,人民幣未加入SDR前佔1%。可見過去一直由SDR四大權重貨幣美歐英日玩晒,四大貨幣已佔全球外滙儲備九成。

美元霸主地位短期無法動搖,但人民幣若能做到如英鎊、日圓,其SDR權重一半能成為全球央行外滙儲備參考率,即有5,000億美元買盤,可以頂住外滙流失。然後等各國成手人民幣後,推人民幣國債,拉各類基金入場買中國股票,再擴大人民幣嘅外滙儲備佔比。用一句話概括,就係要你先養成用人民幣嘅習慣。
要達成呢一步,人民幣要處於升勢,或起碼穩定,各國就會好似過去10年嘅香港人自動波咁幫人民幣建立資金池。但近半年內地樓市突然爆炒,朋友表示因為限購令,每個人買樓有限額,單係呢個限額可以炒到50萬人民幣,情況已好似97時香港人炒一手樓排隊籌。
資產泡沫急升,外滙流失冇逆轉,美元強勢嘅情況下,人民幣想透過升值去成為各國儲備貨幣之路已經不通,起碼現時不通。要化解呢場泡沫唯有改行第二條路,就係貶值。

(待續)

延伸閱讀:
中國審判日(一)
中國審判日(二)

Mr. Treg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