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August 2016

大棋局: QE吃子 負利率坑爹(蘋果日報 Mr. Tregunter 2016.08.09)


這是一個吃子的時代,也是坑爹的時代。
濫印銀紙等同打劫係人都知,但隨住時代進步,打劫都講求華麗同文明。所謂QE,講白啲即係印完錢唔直接派街坊,央行透過買債、買資產等方法將錢注入銀行體系。貨幣總存量多咗資產價格自然水漲船高,於是出現兩個問題:其一,得到新發貨幣嘅人首先發達;其二,持有資產越多嘅人越發達。所以呢個係一個吃子的時代。
首先得到新發貨幣嘅人,必然係接近權力中心嘅特權人士。一層層傳導落去,離權力圈最遠及資訊接收最落後嘅人,好彩的話分到餅碎,唔好彩的話無端端被邊緣化。而持有資產越多嘅人越發達;個社會流動唔係睇你有幾叻幾努力,而係睇你有幾早進入資產市場。中產階級開頭見賬面身家上升內心泛起暖意,將來先會發覺原來同有錢人嘅距離越拉越遠。新生代無產階級更陷入窘局,覺得自己以食物鏈底層狀態存在,只為上面提供養分,對未來失去希望。

QE拯救炒爆資產嘅人,加劇貧富懸殊,係一種吃子文化;負利率則陰乾老人,要其嘔凸,嚟一次長平之戰式大規模坑爹。唔少退休人士靠食息及退休金生活,但長期低息甚至負利率環境,北美449隻退休基金中,𠵱家只有8%有盈餘。又如台灣審計部統計,勞退基金2027年面臨破產,國民年金保險基金2046亦面臨破產。
更大鑊係先進國家生育率越來越低,其中一個原因係生活成本太高。退休基金想靠賺息差滾存唔掂,將來供嘅人越來越少,領錢嘅人越來越多,變成標老鼠會。讓人聯想起50年代日本一齣叫《楢山節考》嘅電影,不過手段文明咗。處於十字路口,最終選擇吃子還是坑爹?以有限見識估計會選擇吃子,因為年輕人沒有掌握任何權力。唔同時代都有政客以聳人之辭說人,毛澤東曾對年輕人講「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究底是你們的」,結果當然係呃細路。

Mr. Treg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