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6 August 2016

大棋局:乜通物通只屬花招(蘋果日報 Mr. Tregunter 2016.08.16)


據《信報》報道,「深港通」今個月會宣佈開通。所謂深港通,用一條水喉去理解就明白。國際資本流動受三元悖論所限,一個國家只能夠喺自主貨幣政策、固定滙率同資本自由流動中三揀二。
中國乜都要管,自主貨幣政策當然要揸實;為人民幣國際化,去年出埋飲奶嘅力推人幣入SDR,SDR新權重今年10月先啟用,期間人民幣滙率一定要頂住。那餘下可犧牲嘅就係資本自由流動。但SDR只係一個銜頭,資本如無法自由進出中國,人民幣國際化只係攞嚟搞。所以中國破局嘅方法係每樣做一半,原本三揀二係1+1,中國每樣做一半,變成1+0.5+0.5,即貨幣政策揸晒,滙率開放一半,資本流動開放一半。滬港通、深港通、QFII等,就係開放資本流動嘅其中幾條喉。
一隻貨幣要登上國際舞台,就要全世界都多人用,圍內自己玩無意思。德國由60年代貨幣改革開始,馬克含金量不斷提高。同時德國製造打出口碑,買同類產品要靚,唔幫襯德國唔可以。所以德國有條件做貿易時要人用馬克交易,推動馬克成為國際貨幣。

中國現時情況卻調轉,中國製造口碑係「渣」,競爭力來自平。純粹鬥平無法要人一定幫襯自己,尤其各國滙率頂爛市,中國貨未必做到最平。咁樣嘅情況下中國賣乜嘢可以令人唔用人民幣唔得?就係賣中國資產。開放中國股市,就係賣中國資產。
可以見到中國部署一步步推進,人民幣加入SDR,開幾條喉放鬆外資入場,出年繼續傾MSCI,一帶一路打通任督二脈推基建出口,亞投行將來用人民幣計價借貸……所有嘢用一句話概括,就係要你養成用人民幣嘅習慣。
但錢係最實際,空有銜頭而無實利,錢唔會睬你。如果冇料到,就算揸住巴基斯坦博士銜頭,想人瞟一眼都難;有料嘅,小學畢業都可以做首富。計劃如此,結果未必如斯。喺中國經濟走下坡期間,乜通物通都係花招,落實改革,市場有利可圖,錢不請都自來。

Mr. Treg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