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7 May 2016

大棋局:暴風雨前的寧靜(蘋果日報 Mr. Tregunter 2016.05.17)


自2月起炒過一輪大宗商品後,各類交易市場都非常淡靜。市場雖然淡靜,但枱底下劍拔弩張之勢隱現。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數據,白銀嘅倉位,商業性同非商業性投機者嘅淨長倉及淨短倉都創歷史新高。
商業性嘅倉位一般係業內主要用嚟對沖,現時淨短倉創歷史新高;非商業性嘅倉位一般係對沖基金等大型投機者,主要作投機,現時淨長倉亦創歷史新高,而且截止5月10日仍然加倉。
簡單嚟講就係白銀要爆邊,類似情況除咗2008年投機者喺石油打贏業內外,最後多數都係業內贏,所以相信白銀爆落機會較大。
據路透社獲得的一份草案,七國集團(G7)可能聯手對中國鋼鐵出口施壓。講呢單嘢之前,要提一提,歐盟嘅前身,就係歐洲煤鋼共同體。30年代大蕭條有兩大教訓,第一,貨幣唔可以收縮;第二,各國唔可以打貿易戰。
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後,法國同德國諗條橋出嚟,既可以重振歐洲經濟,又可以避免再打仗,就係搞一壇歐洲煤鋼共同體。煤鋼共同體成立後歐洲各國貿易壁壘消減,而且煤鋼係重工業及戰爭重要物資,互相控制後要打仗冇咁易。後來歐洲煤鋼共同體、歐洲經濟共同體及歐洲原子能共同體合併,就成為今日嘅歐盟。
因為有大蕭條嘅教訓,金融海嘯後各國都遵從上述兩個原則,貨幣保持寬鬆,亦唔搞貿易壁壘。但搞咗8年經濟仍然好似蛋黃哥咁未訓醒,兩年前開始打貨幣戰。貨幣戰和貿易壁壘係同一件事的一體兩面,貿易壁壘令人哋嘅嘢變貴,貨幣戰令自己嘅嘢變平。大家有默契唔可以搞到人哋啲貨難入口,但冇話唔可以自己啲貨頂爛市。打貨幣戰就係為咗行灰色地帶,避免玩貿易壁壘。如果打完貨幣戰都要玩貿易壁壘,其實反映事情已去到惡劣嘅地步,為求自保,當日嘅教訓都要暫時擺埋一邊。與此同時,今年底係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15周年,按當年協議,15年後中國可以自動獲得「市場經濟地位」。
美國一直反對中國獲得市場經濟地位,而且多次警告歐盟,唔好畀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否則中國貨會更加頂爛市。5月12日,歐洲議會通過決議,認為中國仍唔符合「市場經濟地位」條件,但呢個決議屬表態性質,不俱約束性,最後係點,仍然要睇年尾WTO決定。
美國停QE後貨幣仍然寬鬆,但多國實行的負利率只為將死水變活水,希望加快水的流動,冇乜新水注入,而且美國加息又會將資金抽緊;貿易壁壘手影若隱若現,不過改變形式,如TPP一堆國家拉埋自己玩,排擠中國出去。前述兩個避免大蕭條原則,要打破只係彈指之間,近排中國亦承認經濟L型。海耶克批死政府干預經濟實瓜,其思想重心得一個,就係冇人知道未來係點,所以咩央行救市、政府振興經濟都係混吉。

Mr. Treg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