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May 2016

發展是L形還是へ形?中共是問題還是答案? (信報 練乙錚 2016.05.12)


梁振英這幾天當黑,剛被指因搞出「行李門」事件而給習近平暗責他「家屬、子女搞特殊化,打着(共產黨的)旗號收受好處,亂說話,亂辦事。」又復因為中共高層承認「經濟L形走勢長期化」而他上任以來卻不斷提倡「港陸融合」,需要打腫臉充胖子替主子也替自己大力辯護。

三四年來,大陸各種合法非法「聰明錢」以萬億人幣計的量度流出,梁氏卻無視風險反其道而行,用盡方法真金白銀鼓動港人北上投資。如此為己作政治加分,卻替香港經濟埋下愈發嚴重的單一化危機,又是「利一己而害社會」之舉,與他在「行李門」裏的行為同質。


《人民日報》的「權威人士」

本周一,《人日》發表了題為〈開局首季問大勢──權威人士談當前中國經濟〉的文章,以該報三位具名記者訪問、不具名的「權威人士」回答的形式,評論大陸經濟前景。同樣的做法,一年來這已經是第三次;頭一、二次見報的,分別是去年5月25日的〈五問中國經濟〉,以及今年1月4日的〈七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俱未引起廣泛注意,到了這一次,大家才肅然起敬洗耳恭聽,想知道這一位自詡「權威」發表意見卻不願具名的人士,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首先該留意的是,三篇文章出台有序,每篇之間相距半年,顯然不是即興之作;而且,文章的規格逐步提高,第一篇刊第二頁,佔3/4版的篇幅;第二篇仍刊第二頁,但文章佔了整版位置;第三篇則是頭版轉二頁,共佔1又1/4版的空間,走眼跳過是絕對不可能了【註1】。如此愈來愈大陣仗者,所為何事?

上周,《華爾街日報》報道了北京限制經濟訊息業界對大陸經濟的負面報道和分析,要求有關媒體多傳播所謂的「正能量」,而一些有名的評論員例如國泰君安首席經濟師林采宜,就因為偶爾發表與中央不同調的言論(例如去年7月建議投資者增持美元資產,因為「人民幣貶值只是時間問題」),已兩次遭到警告【註2】。

由此可見,大陸經濟近年真是有點弱不禁風,不僅市場的起落要靠「國家隊」有形之手去操控,便是對起落的解釋與評估,也不能任由不直屬「國家隊」的「非權威人士」說三道四【註3】。一塊銅板兩個面,這些不識時務的人士噤聲,「國家隊」的「權威人士」便能夠霸佔媒體空間和投資者的耳朵而暢所欲言。這便是上述《人日》三篇文章的出台架勢。然而,大家都知道,大凡在當局嚴密管控一切之下出台的官方言論,無不是「立場先行、觀點搭夠、事實為我所用」的東西,目的不在於助人明白事實真相,而在於叫所有人好好相信官方那套「充滿正能量的說法」。


「L形」還是「へ形」?

《人日》三篇「權威人士訪談」文章的第一篇〈五問中國經濟〉,便是百分之百這樣的經濟洗腦之作;通篇沒有提出一丁點新的資訊和分析,反反覆覆的只有期望管理的文字和粉飾現況的語言,例如:

「雖然增速有所回落,但這是一個讓人『不難受』的速度,用老百姓的話講就是既有『面子』又有『裏子』。」之前,政權總是以GDP的「中國速度」為榮,並以之作為「中國模式」的成功證明;但說着說着,幾年之間,GDP增幅便忽地從14巴仙以上跌到7巴仙不到,而後者還是刺激方案盡出之下的官方數字,不那麼可靠。為免人心惶惶,黨國需要自圓其說,「有『面子』又有『裏子』的『不難受』速度」便是最新的官方說法。

增長速度下降了,「量」方面不靈光了,於是便強調「質」的提升。但誰都知道,「質」的提升,比「量」難得多;對「質」的觀察,也是困難之極,不像「量」那樣,一個GDP數據就可概括幾乎一切。吹牛容易識破難,「質」就成了「最新的經濟增長點」。這也是第一篇《人日》文章的一個要點。

如此調理過民眾的思想之後,第二篇《人日》文章〈七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出招了,在替當局前不久提出的「供給側改革」作善意盈盈的註解之餘,不僅承認遇到「『四降一升』,即經濟增速下降、工業品價格下降、實體企業盈利下降、財政收入增幅下降、經濟風險發生概率上升」,還首次提出「在當前形勢下,國民經濟不可能通過短期刺激實現V形反彈,可能會經歷一個L形增長階段。」這便是此篇文章的核心部分,其餘絕大部分是八股式的豪言壯語勵志話。

這篇文章有兩點值得留意的,其一就是關於「L形增長階段」,提法並非實牙實齒而是有所保留:認為只是一個「可能會經歷」的場景。但是,在最近刊出的第三篇文章裏,談及「L形增長階段」之時,「權威人士」特別加重語氣說:「我國經濟運行不可能是U形,更不可能是V形,而是L形的走勢。我要強調的是,這個L形是一個階段,不是一兩年能過去的。」這就是最近這第三篇「權威人士訪談」的唯一要點,其餘一萬字左右的東西都是所謂的「理論」,無非就是些充斥着「明確」、「堅持」、「既要……又要……一定要」等冗詞的喃喃自語。

老老實實否定U形和V形增長的可能性,比起前一陣子不少港陸擦屁股經濟學家的「吹捧型增長」預測,當然是一種進步。然而,不是U形或V形,就一定是L形了麼?大家只要看看大陸GDP增幅七八年來的走勢【圖】,便知現時官方說的7%不到的增幅其實還有下行空間,無論怎樣作需求側的宏觀刺激或供給側的微觀壓縮(前者已證明無效而後者的直接影響是令GDP減速),今後數年都不大可能是「L形增長」而很可能是「へ形降長」(「へ」可讀作日語五十音裏的「hea」,或國語音標裏的「ei」),直至增幅接近0了,才呈現「L形增長」,如果不至於搞出負增長的話。




供給側改革 v 王親國戚

其二,就是所謂「供給側改革」這個令人敬畏的大詞語底下,原來不過是完成好「去產能、去槓桿、去庫存、降成本、補短板『五大重點任務』」。所有這些「任務」,在正常的市場經濟裏,都是經濟泡沫產生、爆破之後市場自然調節的結果,政府需要注意的,只是不可再採用錯誤政策火上加油。但是,在大陸的體制底下,自然調節顯然不可能,因為有太多的黨內既得利益瓜葛在阻撓。

例如,明知一些倒閉了也不會影響系統穩定的國營「殭屍企業」不可救,但因為那些企業的掌權者都是王親國戚,哪能不救?去年10月,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CHALCO)屬下位於甘肅的一個生產原鋁的單位面臨倒閉;這個單位的產量每年50萬噸,大約佔整個中鋁原鋁生產的1/6,豈料甘肅省政府一下子把該單位的電費(生產原鋁的主要成本)減少三成,於是,該去掉的50萬噸過剩產能只減少了12萬噸,而那還是企業黨委報出來的數目,可以有效卸去大部分上頭交帶的「去產能」名義壓力【註4】。這個事例,不過是「供給側改革」路上的一個反調小插曲。

「去槓桿」同樣困難。大陸近年債務總額急升,10年前社會累積債務的GDP佔比還只是150%;一般估計,這個比例現時已達270%,比美國還高,而且那還是沒把「影子銀行」的借貸額估算進去的比例數字。債務急升,背後因素之一是固定投資急升,因為大陸大部分的新增固定投資是依賴直接信貸的,很難壓縮。

固定投資難壓縮,部分原因固然是因為政權需要保GDP增長,會一次又一次主動放鬆信貸催谷投資,但另外的一個有「更頑強生命力」的原因卻是:在官員強力控制一切經濟活動審批權的體制下,貪污的機會是在經濟增長快速的時候最能出現的;死水一潭、經濟0增長的時候,手握經濟審批大權的各級官員只能「拍烏蠅」。大陸新增固定投資3年來大部分時間的增長幅度平均是20%左右,曾經高達25%;去年上半年大力壓縮,低見10%,但下半年又回升至17%至19%左右。你要壓縮投資,在黨的關係網裏緊密組織起來的貪官同志們第一個反對【註5】。

其他3個「供給側改革」任務,要有所進展,也必然遇到同樣的既得利益抗拒阻撓的問題。這是「中國模式」、大陸特有的黨國體制所決定的,要真正解決這問題,必要條件(未必充分)是釜底抽薪強迫解散共產黨。固定投資壓縮不了,「去槓桿」難啟動,「去產能」不僅不能開展,還一定會因為固定投資不斷進場而增加。產能不能去,庫存也就難削減。如此一環扣一環,「供給側改革」於是寸步難移,歸根到底是大陸最根本的政治問題不能解決:黨的存在「不動搖」。這樣的黨,到底是問題還是答案?

這方面問題之大之深,還可以從另外一個側面去認識。


如果沒有海量庫存……

大陸過去10年的實質GDP年增幅平均約為11%,期間GDP擴大了3倍(1.11的10次方等於3),增幅過高的後果之一就是現時的「海量庫存」。據北大經濟研究中心的Michael Pettis教授提供的數據估算,單是房地產的庫存(建成而賣不出去的積壓單位)市值大得驚人,約等如現時大陸GDP的一半【註6】。據此粗略假設,所有行業目前庫存加起來,約等於現時GDP的1.5倍。如果我們作一反向思考,問假如大陸經濟過去10年沒有累積起這個海量庫存,期間的實質GDP增幅會是多少?

這個計算不複雜,數學根底比較好的中學生花半個一個小時也能算出。筆者便捷地做了一個「信封底」計算,得出的答案是過去10年的實質GDP平均增幅會低了4.5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如果大陸沒有搞出那個規模的海量庫存,而是像馬克思所寄望的「按需分配、按需生產」,或者像一般成熟市場經濟通常處於供求平衡的話,過去10年它的實質GDP年增幅平均不會是11%而是6.5%,比現時的官方數字還要稍低,相當不錯,但在國際經濟發展史上和別的亞洲國家比較,沒有什麼了不起,甚至還是比較差的。

往前看,如果大陸經濟實現供求長期大致平衡,在人口紅利開始消失乃至消失殆盡的時候,它的實質GDP增幅很可能就不到現在6.7%的一半甚或三分之一。如此看來,在已經高度發展、人口數目進入了絕對減少、老化速度為世界之首的日本,GDP增幅過去幾年平均能夠維持在1%左右,其實也相當不錯。

練乙錚 特約評論員

註1:《人日》這三篇訪「權威人士」談大陸經濟的文章分別在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5-05/25/nw.D110000renmrb_20150525_1-02.htm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6-01/04/nw.D110000renmrb_20160104_1-02.htm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6-05/09/nw.D110000renmrb_20160509_6-01.htm

註2:《華日》5月3日報道大陸經濟評論員不准「報憂」的消息見http://www.wsj.com/articLes/china-presses-economists-to-brighten-their-outLooks-1462292316。關於國泰君安背景及其內部問題見經常報道金融八卦的《騰訊自媒體》的一篇文章「內幕揭秘!國泰君安你腫麼了?」見http://stock.qq.com/original/zmt/gtjzzml.html。林采宜在公司內部的頭號對手任澤平是個宣揚「正能量」的高手,他最出名(出位?)的一句話,就是2014年5月26日說的那句「黨給我智慧給我膽,5000點不是夢」,當時上證指數不過2000點,一年之後果然飆升至5166點,之後才狂瀉到2800點左右。大陸官方提出「經濟L形走勢論」,任澤平則幫忙兜底,指「經濟短期W形、中期L形,通過改革在長期實現U形復甦。」

註3:國泰君安是大陸歷史最悠久的國有大型綜合性金融證券商,廣義而言也算是「國家隊」的一部分了;不過,這些證券商因為要在包括海外的投資者當中建立一定信譽,不能完全按照黨國意志寫評論,還須反映市場實況,觀點因而與直屬國家指揮的那些「權威人士」有分別。這次經濟金融評論員遭當局約束封口,歐美媒體顯著報道了,顯然不利北京得嘗WTO歸類為「市場經濟」的夙願及由之而來的好處。

註4:有關此事例的報道和分析見《華爾街日報》本周一文章China Continues to Prop Up Its AiLing Factories, Adding to GLobaL GLut見http://www.wsj.com/articLes/chinese-exports-surge-amid-overcapacity-at-home-1462746980。關於中鋁的2014年度企業資料見http://www.chalco.com.cn/zlgf/rootfiles/2015/03/25/1427242708249878-1427242708251170.pdf

註5:新增固定投資月增幅數據見國家統計局網頁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A01&zb=A0301&sj=201604。新增投資與貪污機會的關係的分析,見2015年2月23日本欄文章〈慢一點未必好一點 新階級通吃新常態〉。

註6:見2016年2月4日本欄文章〈7千萬個空置單位〉http://www1.hkej.com/dailynews/commentary/ article/1236367/如沙皇又出醜.中聯辦+中紀委.央媽救市.7千萬個空置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