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May 2016

英國脫歐公投 歐盟何去何從 (信報 黎麟祥 2016.05.31)


英國將於6月23日就是否脫離歐盟舉行公投,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極力主張留歐,並透過媒體強力宣傳和引導,能否成功,拭目以待。

英國《倫敦時報》近日委託YouGov網絡調查機構做民調,結果顯示,贊成英國續留歐盟的有44%,支持「脫歐」的則有40%;雖然這是自去年8月以來,兩大陣營之間最大差距的一次民調,但只有4個百分點,最終鹿死誰手尚難料。

若英國「脫歐」,不僅對英國本身有顯著影響,對整個歐盟一體化也產生衝擊,而國際金融市場正密切留意事態進展。究竟歐盟發展何去何從?歐盟的經濟會否受波及?歐洲在一體化過程中受到挫折,對世界經濟有什麼影響?這些問題都是值得深究。

在此首先說明歐盟與歐羅區兩者的區別。歐洲聯盟(簡稱歐盟,European Union, EU),是由歐洲共同體(European Community)發展而來,1991年12月,歐洲共同體馬斯特里赫特首腦會議通過《歐洲聯盟條約》,通稱《馬城條約》(Maastricht Treaty)。1993年11月1日, 《馬約》生效,歐盟正式誕生。

未達單一貨幣條件

目前為止,歐盟共有28個成員國。歐羅區則由28個歐盟成員國中的19個國家組成的貨幣同盟,這些國家採用歐羅(€)為通用和唯一法償貨幣,其他9個歐盟成員國則使用自己的貨幣。

然而,無論是歐盟或歐羅區內的成員國,發展水平有相當差異,例如德國經濟水平就和葡萄牙有很大差別,這種不平衡格局,為歐洲一體化帶來相當的發展阻力。為什麼這個因素那麼重要?事關歐羅區和歐盟是一個名叫經濟和貨幣聯盟(EMU)項目的成果,其目的是促進通過經濟一體化歐洲達致和平與繁榮。不過,歐羅區面臨不少挑戰,當中最重要的是,為了使一個區域成功使用單一貨幣,該區域應是最優貨幣區(optimum currency area),而最優貨幣區必須滿足以下條件:

1. 最優貨幣區域內的國家必須通過貨物貿易和服務、勞動力和資本的自由流動,緊密結合。雖然歐盟內部的貿易已經很多,但量仍然不夠高。資本流動是相當自由,歐盟成員國之間的人口的流動卻仍然太低。

2. 最優貨幣區域內的國家應該有相似的經濟結構,好使繁榮和蕭條的周期相互同步。換言之,當一個國家要提高利率以對抗通脹,其他國家也需要同樣的政策。然而,正如前述,歐盟組成國家之間的經濟結構相差太大。

3. 如果在最優貨幣區的一些國家經濟不景,應該有一個機制讓經濟發達國家可以有政府財政轉移到前者,這就是所謂的財政聯邦制(fiscal federalism),但在歐羅區沒有這樣的機制。

因此,事實告訴我們,歐羅區不是一個最優貨幣區。這是歐羅區的最大問題。

人口流動是關鍵

筆者認為,歐盟一體化成敗關鍵是人口流動問題。事實上,歐盟自1993年起實施單一內部市場(single European market)後,人員(人力資源)、貨物、勞務、資金等範疇自由流通。在法理上,成員國希臘的失業人口,可以自由流到其他歐盟成員國中找尋工作機會,但實際上,由於文化、語言或生活習俗等種種因素,阻礙了歐盟內部人力資源自由流動, 令原先認為通過人口自由流動,從而令單一市場的經濟效益更大的想法大打折扣。

再仔細看歐羅區情形,由於區內國家統一使用歐羅,區內國家其實失去了本國貨幣政策的自主性,當經濟低迷亦無法通過貨幣政策進行刺激,希臘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至於財政政策,基於希臘已債台高築,根本再無法用財政刺激方法。此外,單一國家也無法通過貨幣貶值來加強出口競爭力。結果,人民唯一逃避經濟不景的方法是移居到歐盟中經濟繁榮的國家,所以人口流動是經濟及貨幣聯盟(EMU)成敗的關鍵。從樂觀角度看,人口流動確實愈來愈大。

若今次英國脫歐,預料對歐盟悲觀的情緒會加劇。英國擬退出歐盟,原因主要過去幾年太多歐盟國移民湧去英國,令國民十分不滿。同時,歐盟的監管法例一體化使到對傳統體制很重視的英國人猶豫。上周英國首相卡梅倫在歐盟高峰會上,爭取到歐盟同意給予英國「特殊地位」,希望可以減弱英國公投贊成脫歐的力量。這個「特殊地位」便包括確保英國和其他非歐羅區國家在單一市場受到保護、規定歐盟移民在英國逗留逾4年才可享有福利權益、開放參與歐盟經濟決策、國會擁有否決歐盟區立法的權利等內容。可見移民和監管一體化問題,是促成英國想脫歐的一個重要因素。

英國脫歐的4個影響

總括來說,若英國脫歐,除了對歐洲一體化步伐構成一定負面影響外,從宏觀經濟層面看,將產生4方面的影響:

1. 歐洲和英國的貿易關係會受到影響,削弱雙邊貿易關係。

2. 人口流動受到限制,人力資源不再自由流動。屆時,歐盟國家的人不能自由流動到英國工作和居留,相反亦然,雙邊的人口流動受到更大的限制。事實上,英國過去受惠於歐洲大陸的人口和資金流入,對英國的經濟和稅收都有利。

3. 基於貿易和人口自由流動的因素受到負面影響,這種負面影響最終會投射到實體經濟,令經濟增長有所減弱。在這方面,英國受到的衝擊和破壞應較歐盟為大。同時,由於英國是世界第5大經濟體,因此,若其經濟下滑,對全球經濟也有影響。

經濟及貨幣聯盟前景未卜

4. 英國脫歐的不利影響會波及到英鎊和歐羅滙價,估計英鎊滙價會下跌。有分析認為,英鎊跌幅可能高達20%。歐羅滙價也可能受累。短期而然,資產市場將有一定程度的波動和混亂。對英國的資產價格很可能會有進一步負面的影響。

反過來說,若然英國續留在歐盟,對歐盟發展前景來說,無疑是一支強心針。上述的不利因素可能變成積極因素,即英鎊和歐羅的滙價會不跌反升,英國資產價格可能上升。

希臘和英國這兩個例子,顯示歐盟兩面受敵。歐盟內小國的問題,如希臘債務危機,顯示歐盟中小國認為國與國間的關係未夠緊密,未達最優貨幣區的要求,需要增加強國對弱國的援助和增加人口流動。英國脫歐公投,卻剛好反映出相反情緒,即一些大國人民感到歐盟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太密切,以致威脅國家主權、文化傳統和獨立性。如英國一些人嫌歐盟帶來太多移民、太多外來法規。德、法、意的人民中,也有反對歐盟與美國簽訂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擔心歐盟將來會被美國牽着鼻子走。

筆者估計,若英國脫歐,有可能引發一些其他歐盟成員國產生脫歐的考量,這樣一來,歐盟一體化的步伐便有倒退的風險。

長遠而言,若英國脫歐,如何加強內部的凝聚力,重新推動歐洲和平一體化向前發展,很大程度考驗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等歐盟核心國家的政治和經濟智慧和領導能力。對歐盟來說.莫說政治一體化,即使是經濟一體化,也是一個漫長過程,確實成敗未卜。

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經濟系教授

前美國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及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