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May 2016

吼位買金礦股迎第二爆 (信報 畢老林 2016.05.09)


5月8日,周日。近期多了許多人講金。無他,三個月前黃金和金礦股幾乎送都冇人要,但唔信唔信爆上,成為今年表現最耀眼資產類別,改口睇好何奇之有?講幾時都咁易,有多少人真金白銀低位撈貨,又是另一個問題。

記得去年底、今年初,老畢與老徐夜宵吹水,黃金是一個常談的話題。然而,心思思還心思思,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到頭來都係齋想無行動。錯過第一爆的投資者,應否在較高水平追?


大孖沙齊唱好

近期,基金業大孖沙以至對沖天王齊聲唱好黃金,先有「新債王」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承認加碼押注金礦股,繼而索羅斯前「金牌打手」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建議買金沽股。另一邊廂,全球最大資產管理集團貝萊德(BlackRock)和太平洋投資管理(PIMCO)不約而同,揚言通脹今年將顯著升溫,利好金價……一時間,看好黃金之聲不絕於耳。

若真的相信黃金牛市重臨,像岡拉克那樣取金礦股,合情合理。金礦股價格波動較黃金高,實際情況雖因公司而異,但金價每上升或下跌1%,金礦股整體變動(升跌皆然)雙倍於此,雖不中亦不遠矣;換句話說,金礦股相對金價槓桿約2:1。反過來看,投資者若看淡黃金,斷無理由買金礦股博輸死。

金礦股基本因素暫且不談,老畢近日發現一些簡單易懂的數字,既有助了解這個板塊過去三個月何以報復性反彈,對應否高追也能提供不少有用線索。

金價從年初略高於1050美元,升至上周五約1290美元,漲幅接近兩成半。按照槓桿2:1計算,金礦股同期升幅不應大大偏離五成。然而,追蹤大型金礦股的「金甲蟲指數」(Gold Bugs Index〔HUI〕)年初以來足足翻了一番,漲幅相當於金價4倍強;若以兩者絕對低位為比較基礎,金礦股升幅更5倍於金價。以此為準,金礦股槓桿豈止兩倍?

賤過地底泥

這裏有兩點值得注意:

一、黃金五年熊市期間,投資者對金礦股的意志被消磨殆盡。常言道得好,哀莫大於心死,要賣的早就賣了,昔日不涉足金礦股的投資者,對此板塊只會加倍敬而遠之,金礦股遂賤過地底泥。

二、口講無憑,如何證明?大家只須把「金甲蟲指數」HUI除以金價(HUI美元數值較盎斯金數值小,兩者比率因此是份數而非倍數),得出的數字足以彰顯金礦股相對金價偏低還是偏高。

截至2008年金融海嘯的五年,HUI/金價比率平均為0.5;2009至2013年此比率五年平均值為0.35。今年1月,HUI/金價降至不足0.1。換句話說,去年底、今年初金價本身雖跌至1050美元低位,惟金礦股相對黃金從未像年初那樣廉宜,較2000年黃金牛市剛起步時還要低【圖】。金價其後反彈,單是追落後,金礦股已大條道理「爆凸」。

錯過了金礦股這一爆的投資者,應否在此板塊倍升後追貨?先計計數:HUI上周五收報226.14,金價則報1287.9,HUI/金價,比率為0.175。與今年1月不足0.1相比,金礦股相對金價的偏低情況雖有改善,但即使在現基礎上再翻一番,此比率亦不過重返2009至2013年平均值。黃金牛市倘確認重臨,多年無人吼的金礦股可望持續跑贏。

任何資產都不可能直線上升,縱使理據充分動力充沛,也得整固唞氣。美元強弱固然是決定金價和金礦股短期表現的關鍵;英國脫歐公投以至美國總統大選變數,對金價亦有重大影響。

趁整固上車

撇除政治、滙率等不明朗因素,太多炒家見黃金有勢建立好倉,市場上黃金淨長倉數目增至三年多以來最高水平;反觀商業交易者(commercial traders),近期對沖活動明顯增加,淨短倉數目達四年高位。投機者性好跟風,商業交易者則有實際業務需要,前者被視為「蠢錢」(dumb money),後者則為「聰明錢」(smart money)。兩者取態迥異,若信相反理論,金價調整壓力或會增加。

錯過了金礦股絕地第一彈的投資者,大可趁金價整固吼位上車,迎接第二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