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January 2016

聯繫匯率不可棄 穩定香港支柱 (明報 2016.01.11)


上周人民幣匯價續貶及中港股市大跌,令市場出現一定程度的信心危機,在聯繫匯率制度下與美元掛鈎的港元,期內亦輕微貶值0.16%。個別人士近年一直建議本港棄用與美元掛鈎的聯匯制度,改與人民幣掛鈎,是次人民幣貶值又是否作出上述變動的契機呢?「聯匯之父」祈連活認為,聯匯制度過去逾32年行之有效,不需要作出任何改變,他相信港人非常靈活,會因應人民幣貶值而調整經濟結構。

明報記者 葉創成

上周不止人民幣離岸價及在岸價分別貶值1.7%及1.5%,每美元兌港元亦由7.7507上升至7.7633水平,反映港元匯價輕微下跌0.16%(見圖)。根據1998年亞洲金融海嘯後改善的聯匯制度,港元兌美元中間價為7.8,惟設有強方兌換(7.75)及弱方兌換(7.85)保證,即容許港元兌美元因應市况在7.8水平的上下0.641%內浮動。

近年資金持續流入香港,故港匯大部分時間於強方兌換保證(7.75)附近徘徊,雖然上周港匯略偏軟,但此舉僅反映資金略為流走,暫未有為聯匯帶來重大衝擊。

雖然港匯仍然堅挺,惟港股已聞風而動,恒指上周大跌1461點或6.7%,屬4年來最差的一年首周表現。港股急跌亦有其原因,本港上市的大部分中資股資產及盈利均以人民幣計價,股份卻以港元報價,隨着人民幣持續貶值,有關股份價格正跟隨調整;另外,本港經濟與內地經濟關係愈來愈緊密,個別人士認為,隨着人民幣兌美元貶值,港元亦可考慮跟隨,取締或微調現有的聯匯制度,甚至改與人民幣掛鈎,惟祈連活不同意此建議。

助穩定物價 通脹受控

祈連活解釋,自從聯匯制度於1983年10月實施以來,港元一直與美元在7.8水平附近掛鈎,期內港元在不同時段曾分別經歷兌亞洲貨幣(包括人民幣)升值或貶值時期,但整體來說是升值。由於港元兌亞洲貨幣(包括人民幣)升值,從亞洲地區及內地入口貨品以港元報價變得相對便宜,故過去逾32年本港通脹一直處於相對較低水平。他表示,即使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本港跟隨聯儲局將息口降至零,令本港樓價急升,惟期內通脹仍然受控,整體物價僅溫和增長,普羅百姓的生活基本穩定,聯匯制度對此功不可沒。

近月人民幣開始貶值,祈連活認為,此舉令本港入口貨品以港元計價下跌,有助提升普羅百姓的購買力,對大部分港人來說屬好事,「港人在入口貨品的開支減少,節省下來的金錢可以用於購買本地服務,甚至是出外旅遊」。

祈連活回憶,人民幣匯價於2005年7月改與一籃子貨幣掛鈎後開始轉強,在2007年1月人民幣兌美元升穿7.8水平,即兌港元升算1兌1的「一算」水平,當時市場也有聲音指港元應與美元脫鈎改與人民幣掛鈎。但由於聯匯已成為香港穩定的支柱,故港府當時決定堅守聯匯不變。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人民幣兌美元由2005年7月一路升值至2014年1月的6.0391水平後,其後逾一年半已高位橫行,無力再升,去年「8‧11」匯改後更掉頭貶值,惟既然聯匯是香港穩定的支柱,目前也不需要作出任何變動。

為保產業廢聯匯 長遠非好事

凡事有利亦有弊,祈連活承認,若人民幣持續貶值而港元繼續緊釘美元,港元兌人民幣變相升值,有些行業將因此失去競爭力。但他強調,香港若為了保持現有經濟結構而改動聯匯,長遠而言並非好事;而過去逾32年的歷史已經證明,港人有足夠的靈活性,因應港元匯價的強弱,作出適當的產業調整,「香港由1983年以製造業主導的經濟體,轉型為目前以服務業為主。我對香港人很有信心,未來若有需要,香港亦可由服務業轉型至另一產業。所以即使目前人民幣掉頭貶值,我們也不需要改動聯繫匯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