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January 2016

也談英國「脫歐」(信報 畢老林 2016.01.06)


1月5日,周二。環球股市「出閘脫腳」,沙地阿拉伯處決什葉派反政府教士尼米爾,該國駐伊朗大使館遭示威者焚毀,兩國繼而斷絕外交關係。與沙地同氣連枝的遜尼派伊斯蘭國家巴林和蘇丹亦步亦趨,宣布跟伊朗斷交。事件引發的外交風波火速升級,中東局勢益發緊張。

種種亂象,預示2016乃風雨飄搖難有寧日的一年。中港股市甫開局即翻了個大觔斗,表面原因是滬深熔斷熔出個大頭佛,實則環球政經禍根早種,「熔斷驚魂」不過為山雨欲來的世界股市提供調整藉口。

老畢周一早上睡前曾查看資產市場乜環境,發現油價一度漲逾2%,道指標指期貨亦硬硬淨淨,若非A股累街坊,說不定美股就此開出紅盤。一覺醒來,整個世界變了樣,歐股固然四腳朝天,美股常規交易時段亦全程捱打,跌幅於尾市始略為收窄。油價雖也掉頭回落,但相對而言,油市表現其實不差。

冷戰變熱戰?

再看美股石油板塊,能源類ETF(XLE)周一收市無起跌,大幅跑贏下挫1.53%的標普500指數,那自然拜沙地與伊朗爆發「冷戰」所賜。過去數月,等油價見底等到頸都長的能源好友,一邊寄望美國減產庫存回落,一邊靜候油國博弈有人投降,為價格戰結束打開生路。直至此刻,所有假設仍是一廂情願,油價彈完又散,不斷消磨好友意志。

沙地處決尼米爾一事震驚伊斯蘭世界,遜尼什葉兩派「世紀冷戰」若一個唔覺意演變成熱戰,這個事前甚少論者提及的情境,會否才是扭轉油價命運的媒介?情況若朝這個方向發展,環球經濟舉步維艱加上戰爭危機若隱若現,股海搵食難上加難不在話下,霉足四年的黃金,會否再現光芒?

輿論撐Brexit

講開政治風險,大家可有留意,英鎊近期在主要貨幣中弱過藥煲?大不列顛就「脫歐」(Brexit)舉行公投,有聲氣話未到年底便能成事。有兩個數據值得一提:①政治預測網站Predictlt顯示,英國繼續留在歐盟的機率高達78%;②民意調查發現「去」與「留」兩陣營旗鼓相當,疑歐派(Eurosceptic)在輿論界還稍佔上風,該國極受投資界重視的周刊MoneyWeek便擺明車馬撐「脫歐」,只差未要求讀者簽名表態,立場鮮明得令人詫異。

經過蘇格蘭獨立公投和英國大選兩役,老畢對民調的可信度大表懷疑。蘇獨公投一役,在下跟同事賭牙骱還輸了一餐,皆因老畢自作聰明,錯判「獨」較「統」值博,結果民調顯示的情況跟公投結果相差甚遠,統派無驚無險勝出,蘇格蘭留在大英帝國。人是現實的,利之所在,接受訪問時說一套,投票時做的卻是另一套,民調跟投票結果天差地遠遂不足為奇。

過關恐變斷纜

整定卡梅倫有運行,蘇獨公投統派大捷先過一關,英國大選工黨輸到無面見人,造就「左王」郝爾賓(Jeremy Corbyn)其後坐上黨魁之位,事前顯示「選情緊湊」的民調,再度荒腔走板。保守黨於去年大選取得壓倒性勝利,以博彩術語名之,卡梅倫連過兩關,成為大贏家。

利字當頭(倫敦作為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英國對外資的吸引力),英民在「脫歐」公投中選擇維持現狀,機會遠比選擇脫離歐盟、面對隨之而來的種種不明朗局面高。

可是,郝爾賓這類政治生涯長期靠邊站的人物,竟能成為主流大黨揸弗人,民粹亂大局的可能性不容排除。萬一英國真的脫歐,遠較英格蘭選民親歐的蘇格蘭人,大有可能要求進行第二次獨立公投,以確保蘇格蘭繼續留在歐盟。蘇格蘭若在卡梅倫任內從大英帝國分裂出去,本是大贏家的英揆,命運勢必一百八十度轉變,由連過兩關變為連斷兩關,引咎辭職無可避免。

經常把政治前途押在公投之上的卡梅倫會否「搏殺」失手,此刻言之尚早。然而,政治一天亦嫌長,英鎊提前炒卡梅倫「斷纜」,不是沒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