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December 2015

人行:人民幣轉趨「清潔浮動」(信報 2015.12.02)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布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2016年10月1日起生效)後,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昨天於記者會上首次公開提到,人民幣滙率機制將由現時「有管理的浮動」改為「清潔浮動」,即極少干預的自由浮動。

滙率大波動始干預

不過,易綱強調,當人民幣滙率波動過大,或國際資本流動發生異動時,人行仍會果斷進行適度干預,但指不用擔心人民幣貶值,重申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

人民幣中間價昨天跌0.02%至6.3973,而在岸人民幣(CNY)收報6.3986,跌0.01%,兩者皆為3個月低位。離岸人民幣(CNH)昨午曾跌至6.4448,與在岸的差價擴大至450點子以上。

身兼外滙管理局局長的易綱於記者會上說︰「我們最終的目標是要穩步實現人民幣滙率的『清潔浮動』。我們從現在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有管理的浮動滙率,向我們的目標『清潔浮動』,就是比較乾淨的浮動過渡,這有個過程。」

所謂「清潔浮動」,即沒有干預的自由浮動。易綱昨天表示,實現「清潔浮動」,干預就會「極少」。他並沒有提到由「管理浮動」向「清潔浮動」過渡需時多久,只稱過渡時期應該漸進及穩健。之前人行就滙率機制的公開表述,一直是實行「有管理的浮動滙率制度」。IMF代表今年5月訪華後建議,中國應該在未來兩三年內實行有效的浮動滙率。

分析:需時3年實現

澳新銀行高級經濟師楊宇霆表示,合理期望是「十三五」期間(2016至2020年)完成人民幣滙率自由浮動的目標。不過,中國不會馬上讓滙率自由浮動,這基於近期國際滙率市場波動較大,具不明朗因素,例如美國將開始加息等;同時,要待市場條件更加成熟,例如國企實力提升、外債水平下降,才可安全推行滙率自由浮動,他估計達到上述條件需時兩至三年。

楊宇霆說,人行早前取消內地人民幣存款利率上限,但利率自由化未算完成,因為人行尚未建立有效的指標性政策利率。指標性政策利率(例如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是指央行與商業銀行之間交易的利率,調整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為市場手段;反觀人行的基準利率是計劃經濟遺留下來的行政手段,利率自由化後,人行近期透過調整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嘗試建立「利率走廊」,影響市場利率,但這未算指標性政策利率。他又認為,內地利率自由化未成熟之際,難言推動人民幣滙率自由浮動。

易綱指毋須擔心貶值

有不少分析員預期人民幣依然面對貶值壓力,易綱表示毋須擔心貶值,他指日內即將公布的IMF評審報告,對人民幣納入SDR的評估並沒有涉及估值問題,重申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基礎,強調目前當人民幣滙率波動超過一定幅度,或者國際資本流動出現異常,人行將果斷適度干預。

楊宇霆表示,基於近期滙市走勢,當人民幣兌美元一日內波動幅度達800至1000點子,或者離岸人民幣滙價與在岸滙價的差價達到600點子,似乎已超出人行可接受水平,出手干預難免。

不過,易綱承認現時人民幣對美元波動明顯小於其他貨幣,包括歐羅、日圓及新興市場貨幣對美元的波動,並指今後雙向波動有所擴大是完全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