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October 2015

商品投資減 加劇新興市場風險 (信報 John Kemp 2015.10.12)


過去10年宣布的新開發外商直接投資(FDI)專案中,有近9%都是石油、天然氣和礦業項目,它們為過去10年的經濟增長發揮了巨大作用,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目前投資放緩,未來預期還會這樣,今明兩年經濟因而可能表現低迷。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資料顯示,2005至2014年期間,石油行業和礦業宣布的新FDI專案總計近7450億美元。發布的石油和礦業項目價值在2008至09年達到峰值,佔所有FDI項目的10%至12%,帶動FDI專案宣布的總價值達到每年1萬億美元的紀錄高位。自2008至09年以來宣布的新石油和礦業項目數量和產值一直在下降,2013至14年已減少逾三分之二。

不過,由於專案宣布和上馬之間時隔太久,很多在2008至09年宣布的項目,甚至現在才投入生產,更是加劇2013至14年大宗商品市場供過於求的局面。

嘉能可執行長格拉森伯格曾指摘大宗商品製造商,稱他們欠缺資本紀律且過度投資,造成大宗商品價格崩跌。不過,要對當前這波跌勢追本溯源,則要追溯到2005至08年作決定時那段令人樂昏頭的日子,當時人們普遍擔心供應短缺,推動大宗商品價格迭創新高。


大宗商品收入減

新專案愈來愈少,因為那些2008至09年宣布的專案已經交付,且鮮有替代的新專案。更甚者,生產商為了應對營收下滑,手握現金才心安,使一些在2013和14年宣布的項目被推後甚至放棄。

隨着始於2005至08年的榮景不再,金屬和礦業未來5年的投資勢必將大幅降低。

這對澳洲和加拿大等主要大宗商品出口國影響顯著,不過,拉美、非洲、中東和亞洲地區仰賴大宗商品的發展中國家所受波及則最大。

大宗商品價格下滑、聯儲局加息及「南南貿易」往來減慢,預料將令仰賴大宗商品的發展中國家遭受「三連擊」。

美國及作為全球經濟「核心」的其他國家利率上升,通常會導致流入「周邊」發展中國家的資本放緩,甚至反向流出。更糟糕的是,全球貿易增長最快因素之一是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商品貿易。

未來幾年,發展中國家必須應對大宗商品收入減少的困境,與此同時其他出口的收入也將下降,資本流動可能枯竭。

這一巨大挑戰即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發布《全球金融穩定報告》的主軸。

新興市場經濟放緩對大宗商品需求具有影響意涵,因為發展中國家在燃料和金屬需求增長中佔逾一半的份額。

資金成本偏低、投資充足及需求迅猛增長這種良性循環,為大宗商品生產商及依賴大宗商品國家帶來支持,但是情況可能即將發生反轉。接下來3至5年的情況可能正好相反,或出現資金成本高昂、投資緊缺而且需求停滯的惡性循環。油氣投資不斷減少,給2014年底和2015年初的美國經濟成長帶來重大阻力。

同樣的現象也可能在全球上演,因為石油和採礦業和依賴大宗商品國家都在為繁盛期的落幕做出調整。

大宗商品的降價在導致生產者削減預算的同時,也將刺激消費者的消費能力,所以最終的影響應該接近於零。

在消費者需要一定的時間來增加消費的同時,生產者卻不得不幾乎是立即做出調整。所以,大宗商品價格的大跌往往在短期內給全球經濟帶來緊縮性影響,直到正面影響稍晚滲入。美國在頁岩油鑽探熱潮退去時就出現這種情況。

未來數年,鑑於發展中經濟體的成長料將放緩,大宗商品生產商將愈來愈多指望發達工業經濟體來維持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