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September 2015

商品跌價多時 礦股掟貨來遲 (信報 習廣思 2015.09.30)


出現「超級月亮」之夜,正是美股大跌之時,周一晚道指大跌312點(近2%),納指更挫3%。正如日前分析,大量油元撤出股市,本已令估值偏高的美股難以維持,而觸發拋售的,是新一輪行業洗倉。早前福士等歐洲汽車股被拋售後,近日輪到礦業股捱沽,其實商品價格自年初起下跌,至今相關股份才被意識到是高危一族,實在太遲。

嘉能可上周股價累積下跌23%,過去一年已累積下跌75%,是富時100指數中表現最差的公司,其信用違約掉期(CDS)已飆升至4年新高。隨着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商品價格下跌,該公司9月宣布,將在明年底之前把300億美元債務削減約三分之一,包括停止2015年終期股息及出售20億美元資產。


嘉能可「BBB」難保

高盛上周四對嘉能可發出「紅色警告」,指該公司正面臨失去投資級信用評級的風險。高盛把嘉能可的目標股價,由170便士下調至130便士,稱該公司可能無法保住「BBB」投資級債券評級,其股價當日隨即大跌8%,至100.75便士,至周一收市再跌至68.62便士。

華爾街財經資訊網站Zerohedge認為,一旦嘉能可失去投資級信用評級,可能觸發「大宗商品的雷曼時刻」。屆時,如果嘉能可提出破產保護申請,其所有礦產均將封存,導致大量抵押品不足,利潤暴跌,這就與當年雷曼兄弟的遭遇如出一轍。當所有抵押及再抵押品變現困難,整個大宗商品礦產行業將被捲入災難,倒下的就不止於嘉能可一家大宗商品貿易巨頭。

市場突然意識到嘉能可的風險所在,原因是該公司的貿易業務嚴重依賴短期信貸為大宗商品貿易作融資,一旦失去投資級信用評級,其融資成本將急劇攀升,亦令交易對手風險大增,股價於是突然暴瀉。其一年期CDS已急升至1092點子,竟還高於5年及10年期CDS【圖1】。


由多個礦商的違約掉期互換(CDS)可見,市場正憂慮礦業巨頭的違約風險,其中對中國出口大量鐵礦石的巴西礦業巨頭淡水河谷(06210),其5年及10年期CDS分別升至657點子及730點子【圖2】,是近年高位。澳洲的力拓CDS仍處於近年低位,但近兩星期升幅也相當大。


嘉能可屬於瑞士企業,瑞士政府或會協助該巨企作出債務重組,因而其中長期CDS仍低於其短期CDS。但由於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低迷,難保再有其他礦業巨頭出事,當中巴西的淡水河谷屬於高危,因巴西政府正面臨主權評級被調低,亦已無力出手相救。

商品企業變陣止血

中國增長故事欠說服力,不幸地再配上美國周一晚的經濟數據異常強勁,聯儲局鷹派官員言論抬頭,合力製作了一次逾300點的大跌市。其實彭博大宗商品指數自2011年見頂後,至今已下跌超過4年【圖3】,金融海嘯後的反彈已經化為烏有,如果相關企業出事,應該是商品價格已經跌至一個行業臨界點。


標準普爾500指數今年表現最差的10家公司中,有8家從事大宗商品相關業務。美國最大鋁生產商美國鋁業(Alcoa)表示,在供應過剩之際,將分拆成兩家公司面對行業新局面。荷蘭皇家殼牌公司宣布,將放棄已投入70億美元、在美國北冰洋水域的鑽探活動。

中國股市6月起暴跌、人民幣貶值,連鎖效應令商品價格進一步急跌、市場悲觀情緒蔓延,相信漣漪效應仍會持續,稍後或將有更多企業受到波及,例如新一波裁員潮、大型投資項目結束,又或者大量中小企業倒閉,而且遍及各行各業。

勢將危及生產設備商

Ned Davis Research Group分析報告認為,大宗商品的局面還將變得愈來愈糟,目前可能處於長達20年的「超級熊市周期」的第四年。報告回溯十八世紀以來的大宗商品崩盤行情,發現這些走勢主要受到市場動能等因素推動,而不是基本面因素。

繼汽車、礦業股之後,將輪到哪個行業被洗倉?不妨推敲一下,環球經濟一旦失速,資本投資首當其衝,買機器的投資會立即大跌,生產設備供應商將直接受到衝擊;而且購買大型機器及設備需要大量融資,如遇上加息周期、金融機構收水,有哪些大企業最受拖累?

正是種種不明朗因素,令環球股市年中以來跌了相當多,且未見資金入市撈貨,間中出現的反彈,反而成為資金退出的良機。港股周二又跌629點,再創2013年以來低位,短短4個月,恒指自高位跌了足足8000點,大量股票高位被綁,投資市場往往是如此令人意想不到。

習廣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