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September 2015

中國有錢人不信「人仔」(信報 習廣思 2015.09.02)


周二中國公布的8月PMI數據差過市場預期,由於A股及美股期貨皆跌,市場順理成章將跌市歸咎於經濟數據差勁。與此同時,周二離岸及在岸人民幣滙價卻不跌反升【圖1】,人民幣已連續第5日升值,這當然不是因為市場對人民幣信心上升,而是人民銀行新規令造淡人民幣成本大增,引發平倉活動。


外電引述消息指出,人行於8月31日下發文件,自10月15日起,對開展代客遠期售滙的金融機構收取外滙風險準備金。有分析指出,此舉目的是遏制造淡人民幣需求,有助減輕人行直接干預市場的壓力,可能是內地政府收緊外滙市場管控的先兆。

抑制投機貶值力量

據業內人士指出,遠滙巿場原本可以提供現貨市場價格發現的功能,在收取外滙風險準備金後,將減弱遠滙巿場的功能性。另外,銀行成本增加也會轉嫁給客戶,進而限制看淡人民幣的押注。人行的動機很明確是希望抑制投機人民幣貶值的力量,希望人民幣處於相對穩定水平。

招商銀行認為,人行徵收外滙風險準備金,是加大對外滙市場的管制,用這種方式來干預遠期滙率,實際是打壓人民幣滙率貶值預期,短期內,該做法對穩定滙率確實能起到作用,但亦會導致遠期價格失真。

人行改變直接干預即期市場的方式,轉用這種「省子彈」的做法去干預遠期滙率,顯示人行對市場的無奈。該文件是人行收緊外滙市場的先兆,市場可能會對中國政府轉向進行資本管制產生預期。

假如這種人民幣由逐步開放變為倒退的預期成風,其實是反映一個現實,即人行對資本外流的情況相當顧忌,當人民幣加速貶值,資本外流只會更為嚴重,當資本外流數據公布,市場又會預期人民幣將更大幅度貶值,形成惡性循環。

力保人幣納入SDR

8月5日,國際貨幣基金(IMF)報告指出,目前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從2011年元旦開始生效,按照5年有效期,將於今年底到期,報告建議將現今貨幣籃子的有效期延長至明年9月底。換言之,原本IMF在今年11月就要決定人民幣是否納入SDR的貨幣籃子中,現在決定推遲至明年9月。

IMF的報告公布後一周,人行就宣布實施人民幣中間價新制,讓中間價貶值至接近即期滙率。人行大幅下調人民幣兌美元的中間價後翌日,IMF就發表評論稱,人民幣中間價新機制應該會允許市場發揮更大作用,相信中國可以,而且應當致力於2、3年內實現自由浮動滙率。

自去年底以來,新興市場貨幣持續貶值,但人行卻無視人民幣即期滙率向下,穩步守住中間價,相信是怕不穩住人民幣滙率,IMF可能有理由在11月時拒絕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到下次評估就要等5年。這意味主要由人行控制的人民幣滙價,短期內仍會相對穩定。

人民幣難免貶值,幾乎已成為市場主流共識,要穩定人民幣就需要大量子彈,因此人行新規就是避免流失過多彈藥與賭人民幣貶值的炒盤抗衡。

在全球大跌市下,周二竟然有93億元流入本港,令銀行體系總結餘進一步增加,令人嘖嘖稱奇。有說法指出,這是人民幣資產透過不同渠道轉為港滙所致,目的是避免人民幣貶值預期下將帶來的潛在損失,亦有指是資金沽售人民幣資產如點心債後轉為港元,刺激港元需求增加【圖2】。


到海外置業留後路

中國富裕階層近年興起到海外置業,這早已不是新聞,要了解內地人對人民幣的信心指數,這類調查有一定參考價值。英國《金融時報》旗下投資研究服務《中國投資參考》7月調查的中國富人中,60%以上表示計劃在未來兩年增持海外資產;住宅房地產是最受歡迎的投資,其次是固定收益證券、商業地產、信託產品和人壽保險。

據筆者一些熟悉加拿大樓市的朋友轉述,不止近幾年,過去一兩個月中國人買加拿大物業的熱情不減反增,華人聚集的大城市如溫哥華,稍有「似樣一點」的物業放盤即被掃走。海外置業可分散人民幣貶值風險,這大概反映了內地人對人民幣前景的看法。

執筆時,道指期貨跌幅擴大至300點以上,德國股市跌穿10000點關,日股大跌超過700點【圖3】。環球股市沽售潮湧至,大概與日前提及的美息前景有關。


早前道指暴跌1000點後展開的反彈浪,很大原因是市場估計美國無力加息,繼續低息環境,於是吸引資金博反彈。然而,上周的Jackson Hole會議未見有關訊號,好倉自然先行撤退。

習廣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