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July 2015

人民幣攻陷津巴布韋?(信報 高天佑 2015.07.17)

http://www1.hkej.com/dailynews/finnews/article/1099569/%E4%BA%BA%E6%B0%91%E5%B9%A3%E6%94%BB%E9%99%B7%E6%B4%A5%E5%B7%B4%E5%B8%83%E9%9F%8B%3F

近日股市風雲變幻、驚心動魄,令很多人冷落了內地馬不停蹄推進的一系列經濟改革,包括「一帶一路」、資本賬開放及人民幣國際化等,而短期內最關鍵的,是人民幣能否如預期般,在本年底獲IMF納入SDR(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一旦成事將促使各國央行吸納「人仔」為儲備,並帶動全球貨幣資產重組,具劃時代意義。恰巧內地媒體近日大肆報道,稱非洲的津巴布韋已採用人民幣為法定貨幣,讓不少人以為人民幣成功「走出去」吐氣揚眉。然而,筆者調查後發現,這個美麗的故事,最多只是真相的九分之一。

內地大批媒體上周引述津巴布韋《先驅報》(The Herald)的7月9日報道,稱該國副總統姆南加古瓦7月初在北京會見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席間向李源潮表示,津國已採用人民幣為法定貨幣,認為此舉有助促進兩國商業交易。


九種法定幣 人仔不流行

此一消息獲內地媒體大肆渲染報道,甚至形容為中國國力提升及「一帶一路」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成功,讓人以為印有毛澤東頭像的「人仔」鈔票,已被非洲人民珍重地捧在手心,用於日常購物、出糧及儲蓄。

筆者看到這消息亦「當堂嚇一跳」,恰巧我認識一位津巴布韋朋友Prosper Chitambara,在該國勞工及經濟發展研究院(LEDRIZ)擔任經濟學家,於是向他發電郵問個究竟,豈料得到的答案近乎「得啖笑」。

Prosper回應說,津巴布韋沒錯是採納了人民幣為法定貨幣,但卻只是當地九種法定貨幣之一,而且是幾乎沒人使用的一種。這要從該國幾年前震驚全球的通脹說起,在2008年底,津國每月通脹率升至79,600,000,000%,即每25小時物價便會貴一倍,當時的津巴布韋幣(ZWR)遭揶揄與「陰司紙」價位相當,民眾到超市購買牛奶、麵包,也要出動手推車載錢。

到2009年4月,津巴布韋正式放棄津幣,改用美元及南非蘭特作為法定貨幣。這在經濟學上稱為美元化(dollarization),亦意味着津國央行失去了調控貨幣政策的能力,從此像希臘等歐羅區成員國般,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直到2014年,津國再納入歐羅、日圓、英鎊、澳元、人民幣及印度盧布等,讓法定貨幣增至九種。

美元化後,津巴布韋的通脹穩定下來,卻帶來另一種亂局。雖然大部分商品都以美元及蘭特標價,但實際操作仍不方便,例如有超市東主抱怨,需要不時更新滙率,又要預備各種貨幣作找續。為省卻麻煩,很多商戶在小額找續時,索性以物易物,用糖果、避孕套等代替零錢。

Prosper向筆者指出,津巴布韋人民平日購物和交易只會使用美元及蘭特,而絕大多數出入口貨品皆以美元計價,一般不會使用人民幣,很多人根本連「毛澤東頭像」都未見過,遑論會廣泛使用人仔。甚至在津國央行的網站上,亦只列出美元、蘭特、歐羅、日圓及英鎊等五種較常用貨幣的參考滙率,人民幣無影。


股災後內地掀「美元荒」

對於姆南加古瓦會見李源潮時,煞有介事提出津國已使用人民幣,Prosper估計只為向中國示好,務求進一步促進兩國貿易,並希望中方盡快落實在津國的能源、道路、旅遊等投資項目。事實上,在「一帶一路」及開發非洲戰略下,中國已是津巴布韋的最大外來投資國,但2013年的投資額仍只有6億美元,去年的雙邊貿易額亦僅12.4億美元,津國政府當然很希望中方再多多支持。

至於內地媒體熱炒這個「美麗故事」,可能也隱含國情的考慮,皆因A股本月初爆發股災後,內地市場氣氛一度陷入恐慌,網上瘋傳大批民眾由於擔心經濟會崩潰或者人民幣會大幅貶值(就像津巴布韋般),爭相把人仔換成美元,甚至在幾天內把國內銀行的美鈔都「換光」。同時內地部分銀行證實,基於換領美鈔民眾增加,要實施「限領」安排。

在市場慌亂時刻,媒體大肆報道「津巴布韋用人民幣做法定貨幣」,或可讓人覺得,在國內被部分人爭相拋售的人仔,原來在非洲大受歡迎,有助增加民眾對人民幣的信心。無論如何,隨着「暴力救市」奏效,恐慌情緒暫告消減,人民幣接下來的關鍵,是能否在10月獲IMF納入SDR,此為真正國際化的第一步,估計會帶動逾6萬億元的海外人民幣需求,相比起獲津巴布韋納為九種法定貨幣之一,意義不可同日而語。

高天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