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5 March 2015

中國兩會前減息是大勢所趨 (信報 李庭豐 2015.03.05)


踏入2014年下半年,全球經濟增長明顯放緩,於剛過去的一個半月內,先後有超過12個國家用減息或量化寬鬆等方式刺激經濟。承接2月初中國人民銀行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50個基點到19.5%,以及上個星期六傍晚突然宣布減息25個基點,令1年期存款利率以及借貸利率分別下調到2.5%及5.35%。同時人民銀行更進一步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將金融機構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由原本的1.2倍擴大至1.3倍。究竟此舉是否出於突然,還是一個結合市場因素而作出的重要決定?現在我們嘗試從外圍及內在因素兩方面了解一下人民銀行減息的決定。

美英最有條件加息

眾所周知,美國的經濟自2014年第2季開始進入復蘇周期,就連上星期聯邦儲備銀行主席耶倫於國會山莊每半年一次舉行的聽證會上,都有提及美國的整體經濟情況正逐步改善。當中失業率更創下自2008年7月以來的新低,反映出美國本土的復蘇情況明顯升溫。但可惜的是,即使如此,美國的1月份消費物價指數始終走不出墮入負數的行列。由2014年10月時的按年升1.7%,下跌至2015年1月時的下跌0.1%。可幸的是,如果我們聚焦於去除食品及能源的核心消費物價指數年率,則能勉強維持於1.6%。

而英倫銀行行長卡尼不排除加息的言論,令市場認為英國可能是另一個有條件於今年內加息的國家,但與美國的經濟情況略有不同,核心通脹由去年11月時的1.2%逐步回升到今年1月的1.4%,而經季節性調整的採購經理人指數更從9月時的全年低位51.4,回升至今年2月的54.1,反映出內部經濟正健康穩步發展,而失業率更回落至2008年8月的水平5.7%。但整體通脹情況卻始終受到外圍因素所影響,由去年10月時的按年升1.3%,下跌至今年1月的升0.3%。

中國亦不能獨善其身

無獨有偶,中國的通脹情況亦有類似的變化,消費物價指數由去年10月時的按年升1.6%,回落到今年1月的升0.8%,亦即是蒸發了一半,這亦是自2009年11月以來最低的讀數。雖然去年第3及第4季度國內生產總值最終都可以勉強維持於7.3%水平,但要留意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早於今年1月中旬,已經下調中國的2015年全年經濟增長預測至6.8%。

表面上,貿易賬的表現令市場有所驚喜。1月份貿易賬升至600.3億美元,超出市場預期的489億美元。但事實上,於出口數字方面其實已經開始出現下滑的勢頭,從去年10月時升11.6%,滑落至今年1月時跌3.3%。但由於同期的入口數字下滑的速度更見嚴重,由按年上升4.4%大幅滑落到下跌19.9%,嚴重超出市場所預期的下跌3.2%,導致表面上貿易賬出現驚喜的假象。

而中國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亦從去年9月時的51.1,回落到今年2月的49.9水平。言則,踏入2015年開始已經連續兩個月處於榮枯分界線之下。如此看來,外圍情況不穩加上近期中國經濟明顯放緩,中國人民銀行於兩會前夕推出刺激經濟措施,事實上是大勢所趨。

至於滙率走勢方面,美元兌人民幣自去年10月起,已經累積有3.12%升幅。而且大部分時間都處於20及50天移動平均線之上。較低的人民幣滙價於某程度上會利好出口數字,希望中國可以把握近期美元升值的情況,結合人民銀行近期減息,從而加強出入口貿易以逐步改善經濟增長前景。然而兩會舉行在即,相信市場將會著眼於國家領導人,對現今環球經濟新常態下宏觀經濟改革前景及操作方向,所帶來的一些新啟示。

李庭豐